当年的全兴球迷冠名重庆队 花五六亿为足球梦买单

[align=center]龚大兴[\/align] 龚大兴

  (稿件来源:成都商报)

  4月15日19点15分,重庆斯威和北京国安的中超第四轮联赛还有20分钟就要鸣哨开战,龚大兴的身影才出现在重庆奥体中心主席台入口处。他一边听着电话,一边匆匆地和几位重庆足协、俱乐部领导打着招呼。门厅处,有人小声地用重庆话告诉给身边的朋友扫盲:“勒就是斯威的董事长,今年逗是他出钱赞助的重庆队儿!”

  龚大兴挂掉电话,走进直达看台包厢的贵宾专用电梯,向陪同着他的重庆赛区工作人员解释说:“刚从青岛飞回来,晚点了一个小时。下飞机就直奔球场,幸好赶上了。”

  旁边的工作人员笑着说:“龚董这么给力,看来今天重庆队要赢球啊!”

  龚大兴大笑:“那是必须的,我这个全兴球迷都赶着来看比赛,重庆队必须拿下!”

  创业前的龚大兴,到成都看全兴比赛不得不省吃俭用

  “全兴球迷”这个梗,源自SWM斯威汽车冠名重庆队的签约仪式上,龚大兴主动爆料称自己当年是铁杆的四川全兴球迷,在重庆还没有职业球队的时候经常不辞辛苦,奔波成渝两地,为四川全兴呐喊助威。于是,次日各大媒体纷纷用“重庆足球更名,四川全兴球迷接手力帆”作为新闻的爆点。

  在面对成都商报记者时,龚大兴再次毫不避讳地谈起了自己作为全兴球迷时期的故事,“那时基本上每场全兴队的主场联赛都会去看,每次去成都之前都到处找关系搞票,或者拜托成都的朋友帮忙排队买票。遇到球票紧俏的时候,成都的朋友排一晚上队也没买到,就只能多花点钱去找黄牛党,一般都是原价的三四倍。1995、1996年在黄牛党手里花七八十元买张全兴队的球票,觉得贵得不得了,只能在其他地方省吃俭用了。”

  1995、1996年时的龚大兴还没有开始创业,经济上并不宽裕,省钱的办法就是在全兴队比赛结束后连夜赶回重庆,“到家都是半夜了,一天之内在成都、重庆两地打来回完全是因为想省下点住宿费。”那时从重庆到成都显然没有如今“高铁时代”那么便利,龚大兴只能选择坐大巴,或者和其他球迷拼车前往成都。在1995年成渝高速通车前,坐车到成都最起码也要五六个小时,如果遇到全兴队晚场的比赛,龚大兴赶回重庆多半是凌晨四五点。他说,这是自己当全兴球迷时最难忘的经历。

  “有时偷偷跑到成都看全兴队比赛,还要冒着被单位开除的危险。”龚大兴笑着说,“那时候也产生过这样的念头,等我哪天有钱了,也要自己搞支球队。”

  “跨界”对他太稀松平常,从英语老师到摩托、汽车制造商

  在一些人看来,从汽车制造领域跨入足球圈不太着调。但“跨界”对龚大兴来说,完全就是稀松平常的,否则他也不会在汽车行业中人送外号“龚大胆”了。

  1993年,大学毕业的龚大兴被分配到合川一所中学当英语老师,一个月能拿256元的工资。一个意外的机会,龚大兴发现一位大学同学的父亲创办的塑料厂在生产一种胶鞋,出厂价是一块五,而在合川当地乡镇要卖三块,而且很畅销。这位头脑灵活的英语老师打算靠这个差价挣点外快,没什么积蓄的他找到父亲借三百块钱当本金。结果父亲抱怨说,考上大学参加工作了还回家要钱,“看来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你了。”父亲的无心之言让龚大兴深受刺激,于是他决定离开合川到重庆一家私立电大教书。

  “这次转型是我人生中多次选择里面难度最大的,从合川的中学辞职后,父母都不理我了。我只能骗他们说,是采取的停薪留职的方式。”多年之后,当龚大兴成为一位成功的商人时,在回忆这段经历时仍是不胜唏嘘。

  在重庆的这所电大里,龚大兴的工资比以前高了四倍,更关键的一点是,他从教英语的老师变成了教授市场营销、公共关系、哲学等科目。这为他不久之后离开教学岗位,到重庆一家摩托车发动机工厂担任销售,继而结束打工生涯,创业建立了鑫源摩托车品牌,成为重庆摩托行业四小龙之一,以及收购意大利SWM公司,进军乘用车领域打下了基础。龚大兴说:“在重庆的教学经历,实际上为我后来成为企业家有很大的帮助,我教的是市场营销,这为自己打下了理论基础。而当老师的经历又让自己有了一定的管理能力,在学校你要管那么多学生,怎么激发他们的学习积极性,怎么维护班上的纪律,这些和后来做企业管理是相同的,都能用得上的。其实在中国,企业家有从军和从教经历的比例还是比较大,像马云创业前也是当过老师的。”

  邵佳一当年留洋慕尼黑1860 背后赞助商就是龚大兴

  比起从英语老师跨入造摩托、造汽车这样的未知领域,龚大兴跨界搞搞足球的难度就小得多了。作为球迷企业家,他和前央视著名解说员刘建宏是认识十多年的老朋友。刘建宏曾这样形容龚大兴:“如果他出生在葡萄牙,他会是穆里尼奥;结果,他生在了重庆,所以他去造车了。”

  龚大兴显然不满足于造车这一件事,当事业有所起色时,他开始惦记上了足球。2003年,中国球员邵佳一加盟慕尼黑1860俱乐部,随球队征战德甲,之后邵佳一还转战科特布斯、杜伊斯堡。从经历上来说,邵佳一算是比较成功的中国留洋球员。而鲜为人知的是,在邵佳一转会慕尼黑1860的背后,就有龚大兴的影子,正是他的赞助促成了邵佳一的留洋。

  龚大兴说,当时2002年世界杯刚结束不久,中国队的表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自己也希望用实际行动来帮助中国球员尽快提高水平。而当时邵佳一正好到了慕尼黑1860试训,德国方面表示如果有中国企业能够提供赞助,那么他们将引进邵佳一。龚大兴得知消息后,表态愿意支持邵佳一留洋,“当时李铁和李玮锋留洋埃弗顿,采取了科健模式(即用购买埃弗顿胸前广告的形式赞助二李留洋),而邵佳一留洋慕尼黑1860,则是由我们负担邵佳一在球队的工资来实现的,这在后来被称为鑫源模式。”龚大兴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已为足球花了五六亿是否值得?

  “这种事情很难称量,我愿为梦想买单”

  由于慕尼黑1860随后降级,龚大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和机会,“鑫源模式”也没能持续下去。不过2003年,龚大兴的鑫源摩托成为甲A联赛的赞助商;2006年中国女足征战第四届女足世界杯,鑫源也是赞助商之一。不过此后龚大兴在足坛却没有了后续动作,一直到2009年他们才再次成为中超赞助商。在和成都商报记者聊起这段空白期时,龚大兴表示:“在足坛反赌扫黑之前,我们正好是中超的赞助商,那段时间中国足球风气很差,可以说对企业形象多少还是有些不利的,自己心里面也觉得很烦躁,因此选择了放弃。”在反赌扫黑开启的2009年,龚大兴又和中国足协签下了三年的中超赞助合同。之后,龚大兴还赞助了中国国奥队出征伦敦奥运会。

  不少媒体在报道SWM斯威汽车冠名重庆队时都提到,龚大兴这次的冠名费高达两亿。这笔赞助费无疑让重庆斯威本赛季更加有底气,他们目前在中超排名中游,尤其是主场表现相当不错。一位重庆足球圈的资深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放在早些年的力帆时代,这笔冠名费都够俱乐部用好几个赛季了,球队目前表现较为稳定和这也有一定的关系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询问龚大兴,多年来在足球上的总投入有多少时,他探询地问了问身边的工作人员:“我们上次做了个测算,从头到尾在足球上的投入了多少?”没等对方答复,他便转过头表示:“恐怕投进去有五六个亿了!”工作人员也点头表示认同:“应该差不多。”对于赞助足球值不值得的问题,龚大兴说:“这种事情很难放到称上,去称一称是否值得,它不是一种交易,完全是为自己所喜爱的事物、为自己的足球梦想买单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姜山 发自重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